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线上展厅>高二适馆藏品>高二适书法兰亭序真伪之再驳议(局部)

高二适书法兰亭序真伪之再驳议(局部)

作品介绍

    总长:28cm×395cm 

    前文既毕,吾仍得重申柳子厚于兰亭之立说。夫柳子厚者,唐元和间之一大书家也。其集中论及兰亭计二事,均循实蹈中之言,不溺于狂怪,倘有能读吾文者,原吾取柳州得所折衷,定无扞格之可言。然郭先生却设淫词而助之攻,事安可济哉!兹再略明之。

    寻吾引子厚【邕州马退山茅亭记】之文曰:“兰亭也,不遭右军,则清湍修竹芜没于空山矣。”斯一在表明河东能熟读兰亭序而有感于斯文之义,然河东实未及临河也。河东未及临河,亦即表明右军书帖全文之可宗仰。且清湍修竹又子厚疏附于马退山茅亭记之胜概。记云:“美不自美,因人而彰。”故下语云尔。而郭先生却指余前引之十八个字为“毫无依附”。夫吾文之不须依附,似又不待论,而郭更挦撦到右军以外之书手云云。呜乎!郭岂善忘乎?郭往曾力主兰亭书手为羲之之七代孙陈僧智永其人,今郭既已不肯履践前言,则吾之所宗仰柳文尤为著矣。至于论断之坚不坚,吾亦何敢强人以从己。所可惜者,郭始终剽袭沈溺于李文田之末技,一口咬定以“文尚难信何有于字”之八字法规,又假定“夫人之相与俯仰一世”以下断然为后人所窜入,此吾在指要早有阐发。如欲更端讨论,应请少安毋躁。

    再则,吾引柳州与【吕恭论墓石书】,为问何所取材,一言以蔽之曰:“为其‘永’字等,颇效王氏变法。”窃谓兰亭文由“永”字起,迄篇末“有感于斯文”,均变隶法也,吾取之。其他均搔不着痒处。故余持之有言:“由前之说,子厚确认兰亭序为右军作······,似不待论;由后之说,子厚提出‘永’字等之王氏变法······,当然即指右军兰亭序全文之变隶而言。”今再重言之曰:子厚所见之王氏“永”字(等)变法,即兰亭序全文之变隶也。郭于此亦曾招认了“谁也没有说过兰亭序不是右军所作”,此尚善,顾郭忽又称柳州为“皮里阳秋”及“岂不自露马脚”,斯岂非郭又借柳州以蹠王,兼蹠柳文乎?至书之伪不伪,柳只言永嘉石书为田野人所作及“然使伪可为而利可冒,则教益坏”诸语耳。吾重衡柳文,柳州绝未牵涉到郭先生的兰亭真伪之以外各种问题。然则郭何来柳州“闪烁其词”,更何须如狂李之大胆嘲弄前贤以自取败衂?此外郭又自忏“绝不低贬王逸少之价值。”夫逸少书名之在吾土,大有日月经天、江河行地之势,固无须谁毁之与谁誉。其若有人能具所谓大胆“揭穿秘密”,拉到尔郭之一方,自包赵以逮李文田辈以下一干人,亦不为无矣,究何损于王帖之高名哉?他如柳之尊王抑鄙之乎,此在柳州为有唐一大书家,明章大中,发露公器,自属君子一言以为智,郭既不解斯义,吾即不必覼缕。

    今请继续讨论郭先生涂附李文田相与昌言兰亭文序中“夫人之相与俯仰”一段文字及郭断言连序文也是掺了假的说法,此吾要当纠逖之。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四馆介绍|业界新闻|申请办展|联系我们
© 求雨山文化名人纪念馆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8022780号 您是本站的第 位来客
友情链接: 中国书法家协会 中国美术家协会 江苏省美术馆 江苏书法网 浦口区文化广电局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