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博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学术动态>金陵四家研究>古茂神韵 豪荡大气——试论萧娴擘窠大字及其对当代女性书法的启示与贡献

古茂神韵 豪荡大气——试论萧娴擘窠大字及其对当代女性书法的启示与贡献

发布时间:2018-04-24 点击数:440

邢秋桂

 

内容提要:萧娴是我国现代著名的女书法大家,她的书法取法乎上,以篆隶为根基,一生以“一盘三石”为宗,所书擘窠大字,行楷对联最具特色。萧娴书法创作思想和书法创作实践,对当今书坛,尤其是女性书法,具有重要的借鉴与启示作用。


关键词:萧娴   女性书家  一盘三石    篆隶   擘窠大字


 

一、   书法艺术之路以及社会影响


萧娴(1902-1997),字雅秋,号蜕阁、枕琴室主,贵阳人,解放后随夫一直生活于南京,是我国现代书法史上著名的女书法大家,被称为“金陵四老”( 胡小石、林散之、萧娴、高二适)之一。她在书法艺术上的突出成就,和两位人物(其父萧铁珊和其师康有为)分不开,他们是她艺术上重要的引路人。笔者把萧娴的书法艺术成就及社会影响分为三个不同阶段。

  


(一)书法艺术道路的第一步


萧娴出生在一个书香门弟的大家庭里。她的父亲萧铁珊是南社社员,同时也是清末民初的书法家、诗人。萧娴幼承家学,书法以邓石如篆书入手,后临习《散氏盘》、《石鼓文》,隶书以《史晨》、《张迁》、《华山》等汉碑铭刻用功最勤。其父在篆隶书法上对萧娴艺术上的启蒙,使其少年时期便打下了坚实的书法基础。少女时代的萧娴,个性中颇有些男子才有的魄力与才干。她喜写榜书,曾说:“似能抒我胸中之盘郁,此习竟至今不衰。”1这是她抒胸中情怀,也是她一生的个性体现。13岁时,她“为广州新百货公司落成典礼书写丈二匹对联,字大如斗,人以为神,震惊海内,被誉为‘粤海神童’”215岁时,为孙中山先生在广州组织护法军政府筹款劳军义卖,所书大字作品三天均售一空,此举受到孙中山先生赞赏,并得到宋庆龄亲授奖状、奖章。320岁时,她拜师康有为,成为入室女弟子。康氏见其13岁时所临《散氏盘》不同寻常,认为她是“卫夫人以后一人”,曾在册页上跋文:“笄女萧娴写散盘,雄深苍浑此才难。应惊长老咸避舍,卫管重来主坫坛。”4这是对她艺术上最高的奖掖。青年时期的萧娴亲聆康南海的教诲,并对包世臣的《艺舟双楫》碑学理论进行深入研究和学习。她继承并发展了康氏以碑学为主要命脉,致力于碑学研究的书学思想,潜心研究笔墨。在艺术界广交书坛名宿,刘海粟、徐悲鸿等都曾是她的师兄,对其日后的成长起到了重要作用。《石门铭》是康有为研究最深,也最擅长的书体。萧娴得到康氏的真传,并在老师的基础上又有新的发展。少年时期受其父萧铁珊的启蒙教育,以及青年时期受恩师康有为的影响,这使得萧娴在书法艺术的道路上迈出了坚实的第一步。

  


(二)书法艺术道路的第二步


中年时期的萧娴,正逢抗日战争,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由于家境艰辛,不得不在广州、香港等地鬻书为生。香港出版的《九华堂所藏近代名家书画篆刻润格》一书中,于右任对她的书法大加赞赏,认为她的书法是“卫管复生,茂猗再世。女书家中,实罕其匹,海内名士,翕然誉之”5。这是另一位书法大家对她书法艺术的褒奖,足以说明她当年在海内外书法上的影响。她所临篆书《临碣石颂》,被选入《当代名人书林》。抗战期间,她在成都与王东培联名举办书画展,引起轰动。43岁所临《石门颂萧娴临本》是她此时的代表性作品之一;解放后,萧娴定居金陵,生活稳定,潜心研究,书艺大进,艺术上获得了新的自我。如,1956年所书擘窠大字行楷书对联“南天一柱,广厦万间”(见图[1]54岁所书) 气势开张,充满豪情。此时的书法艺术,日趋成熟,以“一盘三石” (《散氏盘》、《石鼓文》、《石门颂》、《石门铭》)为主的个人审美追求逐渐形成。她认为:“人之精力有限,一腕一笔,日奋数小时则疲。我之临碑只在《石门颂》、《石门铭》等三、四类而已。”6她把主要精力放在了写大字上。她所追求的三石,更为严谨、完善。这是萧娴书法艺术道路迈进的第二步。

  


(三)书法艺术道路的第三步


萧娴晚年时期的书法艺术更加辉煌灿烂。她曾任江苏省政协委员、中国书法家协会名誉理事、江苏省书协顾问、南京市书协名誉主席、江苏省美术馆书法家等职务和国家一级美术师职称。她多次参加全国性重大的书法展览以及中日书法交流活动,在日本、东南亚、东欧、北美等国参展书法作品,晚年的个人书法展览,主要有1980年她先后在南京、贵阳、济南举办的个人书展;1981年,她在江苏省美术馆举办个人书展; 1983年她应贵阳市邀请,回归故里举办个人展,报刊曾多次介绍盛况,并引起轰动;1984年,南京电视台摄制电视片《大笔豪情》,整理记载了萧娴书法技巧;1985年人民美术出版社的《萧娴书法选》收集了她50多件书法作品;江苏古籍出版社出版的《石门颂》萧娴临本,还有《中国书法》、《书谱》、《书法》、《书法家》、《书法报》、《书法艺术报》、《人民日报海外版画刊》、《人物》等书法杂志、报刊等,7对她书法艺术作了全方位的报道和评论,使萧娴晚年时期的书法艺术在社会中产生了重大影响,也奠定了她在中国现代书法史上的重要地位。笔者以为,晚年是萧娴擘窠大字的鼎盛时期,书艺的高潮,已达到了“心手双畅,人书俱老”的境界。这是她书法艺术道路的第三步。


 


二、以“篆隶”入书为根基


萧娴在书艺上突出的风格是以篆隶为根基。她虽善多种书体,但篆隶行楷,尤其是晚年的擘窠大字,是她最终的落脚点。她用毕生的精力去研究“一盘三石”,艺术成就也都在这“一盘三石”上。


萧娴的书法作品,篆籀气息很浓,她认为:“学习书法应以篆隶入门,楷书是从篆隶而来,篆是圆笔,隶是方笔,圆笔方笔掌握到了,不论写楷书、行书或草书都不难掌握了。”8这说明她无论写篆隶行楷书体,都渗入着篆隶的用笔方法。打开萧娴的作品集,让我们欣赏到的是她每幅篆隶行楷作品,都始终贯穿着一根线,这就是篆隶笔法的渗透。


《散氏盘》是商周金文中最具有代表性的铭文,是草篆之先河。萧娴晚年时期写《散氏盘》具有根本的变化,如所集《散盘》擘窠大字联“湖心微月至,墙东新柳斜”(见图[2]87岁所书),体现了雍容大度的金石气,其谲奇恣放的形质,真率稚拙的情趣,醇古朴茂的意韵,以及跌宕呼应,婉转圆润的线条给人以凝重含蓄的感觉。她将老辣与稚拙、雄健与恣肆、灵动与深茂、遒劲与厚实有机地相契合,呈现出她写这幅大字时的粲然风韵,代表了她一生的精华。


《石鼓文》是篆书中的经典,萧娴对其进行了深入的研习。她曾说:“《石鼓文》它有彝铭的血统,上承金文,下接小篆,入籍于稀世之巨石,组成诗篇,凡此足以令人神往。能得此笔,可书诸篆。其行笔平稳而有重轻,圆转自如而见抑扬,平均着力而节奏分明。”9萧娴晚年的很多篆书作品中,以《石鼓文》用功最多,如集《石鼓》大对联:“好花微雨湿,古步夕阳多”(见图[3]84岁所书),方整茂密,严谨擒纵,用笔上,凝重浑劲,粗细一致,写出了拙朴雄厚,古茂神韵的气势,此乃是她晚年具有代表性的篆书之一。她写《散氏盘》任其恣肆和率真,而写《石鼓文》则注重平整与严谨,这是她将《散氏盘》与《石鼓文》在用笔上进行了深入分析之后取得的成果。


《石门颂》是摩崖刻石中最具有代表性的汉碑之一。萧娴在《石门颂》碑刻上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如其代表作《石门颂》临本(见图[4 ]80岁所书),用长锋羊毫书写,虽在书写上加大了难度,但她运用捻管笔法,使其作品神完气足,独具风韵,线条挺劲圆润,富有弹性。另外,她运用涩进力推之法,使圆笔中锋之线,充满篆意。此临本结体严谨,裹束与开拓、紧结与飞扬互为映衬,相得益彰,章法和谐,疏密匀称。原碑帖中较长的笔划,虽整齐划一,但在其笔下灵动活泼,富有变化,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林散之对其隶书临《石门颂》曾赠诗云:“能以笔法追刀法,圆转自如出性灵;我亦喜临汉隶字,未能如此见精神。”10可见林老对她的圆转自如的篆隶线条非常推崇。在对《石门颂》的理解上,萧娴认为《石门颂》“如武士挥戈,开张恣肆,气势逼人”,“我之所以敢为,是受了先父萧铁珊的影响。先父书法,论者以为熔《石门颂》与《郑文公》于一炉” ,“‘胆小者不敢为,力弱者不能为’11她敢于打破小女人的辫绳,敢于挑战女子柔弱气力不如男的特点,在她晚年擘窠隶书大字上,具有豪放的气势。如其所书的对联“汉书下酒,秦云耿天”(见图[5] 88岁所书),已在所临《石门颂》原碑的基础上变法,溶入了其它汉碑的精华,写得高古豪迈、雄厚苍浑,显示出萧老气力畅达,艺术上更加纯臻完美。这是她晚年具有代表性的隶书作品之一。


《石门铭》是行楷魏碑中最具有代表性的摩崖刻石之一。萧娴晚年对其理解跨越了她的老师康有为,擘窠行楷书大字已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她不以小女人的秀丽婉约见长,而恰恰以伟丈夫的气概著称。如所书行楷书大对联“船上齐桡乐,湖心泛月归”,(见图[6-1]76岁所书),应是她行楷书的经典之作。其中“泛”字(见图[6-2]),运用涨墨笔法,写得生动活泼,最后一捺笔,犹如蛟龙凤舞,上面的白与下面的黑形成一道自然景观,给人以独特的视觉享受。再看,“黄山云似海,天姥日为先”(见图[7]90岁所书)一联,在书写内容上,具有浪漫主义色彩,在表现形式上,更具有宏伟壮观的气势,是文字内容与书写意境的完美结合。可以看出萧娴行楷书在结体上的自然错落,犹如天女散花,毫无刻意作态,而是一任天然。在布白的处理上,不作刻意的经营,而是自然流露。她用篆隶笔法写行楷书,篆籀气息浓厚,是她晚年时期具有代表性的作品之一。


萧娴擘窠大字的用笔方法以她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惟当告者,捻管则气圆。”“先师康南海教我四指争力法,后在实践中觉得,四指层累而下,掌虚指实,更适我用,久之便操纵自如,尤便于捻管,篆隶行楷皆宜。”12 “四指层累而下”,“捻管则气圆”,是她用笔长期实践的经验总结。而“要达锥画沙,印印泥,屋漏痕,折钗股的效果”13,是她通过“捻管”笔法,使线条达到圆润沉稳,力透纸背的效果。这是她在总结康氏“四指争力法”上的新突破,是她探索出的一条最适合于自己走的路,是用笔上的创造,也是我们在学习篆隶上可以借鉴的方法。


分析萧娴擘窠大字的结构特征可以得出,她的行楷书中宫紧密,外部夸张,在平衡中求险峻,以大支小,结体上给人以“长撇大捺浑然长舒,重点硬钩恣肆朴拙”,奇纵豪荡,内涵丰富的大气感。使人感到虽是大字,但痛快、爽利、洒脱、豪迈,显示出她在写擘窠大字结体上轻松的驾驭能力,也是我们在学习行楷书大字上可以从中得到的启发。


萧娴擘窠大字的通篇章法以所书的对联最为典型。对联字虽不多,但布局精妙,字与字之间不是算子,而以整体贯通、大气磅礴取胜,给人以伟丈夫的胆气与豪迈。这不只是她出于师门,从《石门铭》中汲取的养料,而且在此基础上融合自身的学碑心得又向前迈进了一大步,达到了一个崭新的境界,是她在继承康氏正气、大气、雄强之气的基础上,将骨肉筋血气溶为一体的结果,是刚中柔阴,去掉了康氏的火气,把碑学的体系更加深化,体现出她不仅有阳刚之气、正大之气、雄强之气,而且还有女人天性中所不同于男人的阴柔之气。这种韵和美,是在反对小气、小脚女人气、太监气、酸楚小文人气”14上所特有的刚柔相济,正大气象,现代气象。可以说萧娴晚年时期的擘窠大字是她艺术上达到的最高境界,是中国现代书法史上女人写大字的里程碑。


由此,总结萧娴擘窠大字的艺术特点,可以用大、圆、古、厚四字加以概括。


“大”,是萧娴书法艺术特色的核心。她写大字,有大气势,大开张,结构上讲究平衡中富有奇特与变化,甚至是夸张,如上述例举“泛”字,最后的一捺笔,打破了平衡感,但又在法度范围内,是“平中求险”,具有豪荡之气,奇峻之美。


“圆”,是萧娴书法艺术特色的气韵。她写篆隶作品,所运用的“四指层累而下” 捻管执笔法,使其线条气圆饱满,节奏连绵,行笔均匀,表现出一种圆润详和之美。


“古”,是萧娴书法艺术特色的内涵。她的字里有着个性的展现、高古的人文修养,朴素的精神内质。虽是写大字,但无浮华,具有天然去雕饰的自然之美。


“厚”,是萧娴书法艺术特色的灵魂。她始终以篆隶的笔法贯穿于她的书法之中。中锋行笔为主调,使其大字线条厚重朴茂,但有时又穿插一些侧锋,让线性富有情趣,如上述例举“泛”字,三点水运用中锋涨墨笔法,而最后一捺笔,则是运用了侧锋笔法,这种中侧锋并用法,显示出大字的博厚而又灵动的变化之美。

  


三、对当今女性书法的启示


笔者作为女性,认为萧娴对当今书坛以及女性书法上的贡献,是她在中国书法史上留下的巨幅擘窠大字。那么萧娴为什么能写擘窠大字,又为何能有如此气概呢?笔者分析认为:


其一,萧娴写大字,幼年是受其父的影响她性格中不喜欢小家碧玉,血脉中传承着家学的基因。她看到父亲写大字,就能潜移默化地去描写,使其父非常震惊,并为她打下了篆隶的根基(前已述)。她少年时期爱写大字,“蜕阁” (斋馆题字),就是她早年脱掉女儿装,不要粉脂气的写照。


其二,成年后,她受康南海的影响,康氏喜写行楷书大字,萧娴在继承与发展康有为碑学理论与实践中,在临写摩崖刻石《石门铭》上都传承了老师。特别是到了晚年,她的擘窠大字已摆脱了康氏书法的影响,形成了自己的个人书法风格。


其三,她曾说:“我爱榜书,因爱大物,诸如我爱长江、韵通天际,我爱长城,屏障万里。三年前还乡,雨中畅游黄果树,得观大瀑布,诚然悬河之势,纷披倾泻,畅游归来命笺,榜书总觉顺手。”15在畅游壮观的名山大川中,大自然的壮美,使她的胸襟更为开阔。她喜爱大自然,与大自然相契合,视野站得更高,看得更远。正是大自然的博大、包容,才使萧娴的心胸得益于宽广,才会使她的榜书让人叹为观止!


艺术家个性的培养是一个长期的过程。萧娴长达九十六年的人生历程,正如她所书 “书中有我,眼底无它”(见图[8] 95岁所书),这是她艺术人生最后的总结。她眼中的书法,正是胸中的书法。她已把自己完全溶化在书法的天地之间,是天地合一,自然造化。“一个平素赢弱多病,满头银发、瘦小不起眼的老太太,但每当一拿起如掾大笔,就顿时判若两人,口中还虎虎有声,目光如炬,肆意挥洒,横扫千军”16。如她90高龄骨折,凭着刚强的毅力写“黄山归来”四个大字(见图[9]90岁书)。再如她做了肿瘤切除手术,以顽强毅力,居然还能在丈二匹纸上写出“大地回春”(见图[10]96岁所书)绝笔大字。足以证明她敢于同病魔、死神作斗争的“胸中无它”。这种忘掉自我,旷达超脱、天然造化之境界,充分说明她艺术人生中超强的个性与气概。


这就是笔者回答萧娴为何能写擘窠大字,又为何能有如此气概之来源!


综观书法历史长河,卫夫人曾是王羲之的启蒙老师,管仲姬曾是赵孟頫的夫人。她们的书法都在书法史上有过历史的传载,但却不能写大字。能写擘窠大字者,萧娴当数首例。这是她在现当代中国书法史上留给后人的最大贡献。


人格的魅力,精神的财富,同时也给我们留下许多启示。


萧娴艺术人生之路,除了“书中有我”个性的渗入,她的境界已无旁物,这“无它”,是何等豁达宽广的心胸!相比而言,在现当今的书坛,一些书家用书法来挣名誉、地位、利禄等等,怎能达到像萧娴一样的“忘我”境界呢?

  


四、伟丈夫气,对当今女性书法的贡献


    萧娴所书擘窠大字,透出的是气韵合壁的伟丈夫气,这和她从篆隶入手,以“一盘三石”为终生研究分不开。《石门颂》、《石门铭》摩崖刻石的天然造化,给予她天赋中一种灵性;《散氏盘》、《石鼓文》的金石气,又给予她在气息上注入了更多的厚度。这一切都是她天性以及后天修练而来。她的气势与豪情,魄力与胆识,为今天的书坛留下了值得思考与探索的源泉。


(一)气韵合壁


古人云“字如其人”,“书为心画”,萧娴擘窠大字里所透出的气质,是来源于“经历长久德育和智育的薰陶,气质对于书艺,犹如土壤之于植物17 。她的气质,来自于为人正直,待人诚恳,天性豪爽。据说她年轻时爱着男装,并能豪饮,曾有过喝一斤白兰地写一百幅对联的壮举。而后天的修练,“一盘三石”,是她书法艺术生命追求的支撑点。这种天性中所自然透出来的气质,在于根植书法这块土壤中所体现了 “伟丈夫”的气概,这是胆怯者所不能的,更是娇柔的小女人所不可想象的!这需要有敢于挑战自我的胸襟与胆略。这是她手中的大笔,把握着人生的脉搏,书写出气势磅礴的擘窠大字来的体现。


(二)根植碑学


碑学是清代晚期的兴盛时期。萧娴沿着碑学道路,根植于篆隶,发挥出她写擘窠大字的才能。她是以碑学理论指导创作大字的典范。对于当今的中国书坛,尤其是女性书法,笔者认为能像萧娴一样走碑学之路的人实在太少,多以甜俗的帖为范本。其存在着不足是:其一,写小楷与小行书者多,女性书法多偏柔媚、偏甜俗、缺少篆隶的基础,而且跟风现象较为严重,缺少自己的个性特征;其二,女性书法内含不足,写大字者太少。一般能写小字者,不能写大字,或用写小字的笔法写大字,写不出阳刚之气来,或美其名曰:“女人就应该写小字”,所以只是一味临帖,而不临碑,尤其不临汉碑。这样的结果是在笔法上过于单薄,多数不能写大字,往往以小字取胜,回避写大字。这些书坛现象,都和书法的本质相违背。因此我们要去掉这些疾俗,关键是从书法的大道上去提高我们的认识,我们应该走碑帖相融的道路,多学习萧娴内在的精神气质。


(三)丰富的人生“悟”道”


萧娴的一生有过坎坷的少年家庭磨难,还有过中年时期的颠沛流离,但由于她出生于书香门弟,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家庭主妇,可以说她的兴趣爱好十分广泛,书艺之外,她还能刻章、抚琴、吟诗、作画、传教授书,她还爱看京戏,喜欢游览名山大川。人们把她的灵气与才气通通归结为一个“悟”字,她认为:“必有悟,然后可以读书,悟者,书魂之窍妙也。”18 “学习书法不仅仅要练字,还得以更多时间认真读书,读得越多、越广、越好。不读书,就没有内含神韵的书卷气,不能脱俗,难免匠气……”19萧娴的这些论述,是教导我们书法作品要脱掉俗气,多一份书卷气,必须去多读书。书法不仅仅在于它的表层的基本功夫,更在于一个深层面里,应体会它的书外功夫——读书,只有多读书,汲取全面的营养,用来为我所用,书法的真道才能够悟出来。而字,正是对书法本质的探索。


从字外功夫——读书中汲取书卷气来,萧娴多才多艺的艺术人生“悟”出了书法的正道。


(四)从其他艺术门类中汲取营养


萧娴有时喜作墨梅,这其中的水墨韵味不仅仅表现在绘画中,她还在书法作品的用墨上进行尝试。这种通过体验,墨色变化所表现出来的“枯、湿、浓、淡、渴、涨”的韵味,不也正是我们在书法创作上所运用的表现手法吗?书法与绘画有着不可分割的“书画同源”,书法家不一定去深入研究中国画,但笔者认为,书法家应该懂些绘画的原理,这对提高我们的书法表现形式有着重要的借鉴作用。


萧娴喜爱抚古琴,爱看京戏,她“从张旭观公孙大娘舞剑器,注意人物的种种身段。如起坝、走边、圆场、亮相、吊毛、抢背等,将这些极美的动作借鉴移植到她笔下书法的字形及其气韵上,这样具体的字便栩栩如生了”20。这说明,萧娴书法从其他艺术中得到了的借鉴与启发。而对我们来说,在听音乐、看京戏、看舞蹈、包括看体育比赛等生活中,不也能从中得到我们所要寻求的艺术素材,并从中得到启发吗?书法是一种无声的音乐,当我们听交响乐时,其中美妙的乐声会传达到我们的心灵中去,而书法正是我们心脑相汇的一种表达方式。也会在头脑中转变成一条条或长、或短的生命线。所以,无论是何种艺术,抑或书法,都无疑可以互为补养。


(五)文以载道


萧娴书法积淀的过程是漫长的,她身上有着老一代书法家所具备的精神气质与人格魅力。那么今天我们如何向萧娴学习,提高我们的修与养呢?


1)书法要有内涵。我们要以萧娴为榜样,多读文学、哲学、美学、史学等方面的书籍,从读书中得到书卷气,尤其是中国古典文学,我们要去理解,去渗入,在如今书法大潮下,沉下心来多读书,只有文化修养和审美认识提高了,我们的书法理论水平才能从中得到升华。


2)书法要有广阔视野。在游历名山大川中,我们要去体验大自然,并将自然之美,溶入我们的艺术,提高我们的认识水平。只有像萧娴等老一辈书法大家一样去亲近大自然,拓展视野,饱览摩崖碑刻,才能使我们的心胸宽广。我们的书法才会登上更高的台阶。


3)书法要靠平时积淀。从其他的艺术中汲取营养,我们要像萧娴等老一辈书家一样,在生活中去扑捉每一个细节,并感悟其中之道。如看一场精彩的足球比赛,你可能会在运动员的一瞬间得到启示,并将其用在书法的线条上。因为书法的线条是综合艺术抽象的表现。因此,书法艺术也和其它艺术一样,要靠我们平时多悟。


 (4)书法要有篆隶的线性。笔者在书法实践中体会到书法创作不仅要能写小字,同时还应该能写大字,这个过程,应该是将碑和帖结合起来写,只有写碑,运用篆隶的笔法,字才能放得开,才能抛掉小气。如果我们仅仅写小字,而一旦写大字,就因臂力、腕力的不足,显得线条单薄、力弱,没有厚度。同样,我们在写大字时,又要能写帖,二王书法的经典,也是碑所不能代替的。只有在写碑基础上,加上博大的心胸,广阔的视野,我们才能像萧娴一样写出擘窠大字来。从篆隶的线条里汲取营养,我们的书法线性才会扎实,也才能丰富我们的行草书线条。


弘扬与继承萧娴的书法艺术精神尤为重要。一个有胆有识的书家,内心深处一定是“书中有我,眼底无它”的,她的心灵一定是纯净的。而书法的本质特征,必须是由内而外自然流露出来的内涵与气质。书法不仅仅是技法的表层现象,更在于综合修养的提高。当今的书坛,只要我们艺术追求的真诚表露,审美修养与自然契合的不断升华,在书法表现中会产生奇妙的变化,当代女性书法也一定会写出自己的风采。因为只有抓住了书法艺术的一个本质特征,在书写长期修练中得到发展,最终会形成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

  


结 语


书法表现形式多种多样。萧娴留给我们的重要启示是她身上所体现出来的内在精神气质与综合修养,即:大气、正气、浩然之气。我们要学习萧娴的大气,去掉身上的小气;要学习她的正气,去掉媚气与邪气;要学习她的浩然之气,去掉庸俗之气。从萧娴身上汲取到一个真正艺术家所应具备的综合才能。虽然性格与天赋决定着一个人的艺术表现方式,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表达形式,但无论我们今天是以写帖为主还是以写碑为主,都要具备一个良好的综合修养。我们要走正道,要弘扬萧娴书法的正大气象、现代气象。


 

注释  

【1】俞律主编《萧娴研究·个人小结》南京博物院2003年,第10页。


【2】  俞律主编《萧娴研究·个人小结》第10页。

【3】  俞律主编《萧娴研究·个人小结》第10页。

【4】  俞律主编《萧娴研究·个人小结》第10页。

【5】  俞律主编《萧娴研究·个人小结》第10页。

【6】  俞律主编《萧娴研究·萧娴信函摘抄》第13页引用句摘(给希祖、作楷的信)。

【7】  俞律主编《萧娴研究·个人小结》第11页。    

【8】  百度搜索《萧娴艺术介绍》其中。

【9】  俞律主编《萧娴研究·庖丁论书》第7页。


10】俞律主编《萧娴研究·个人小结》第11页。


【11】俞律主编《萧娴研究·庖丁论书》第7页。

【12】俞律主编《萧娴研究·萧娴书法艺术解析第五、六章》第54页。  

【13】俞律主编《萧娴研究·萧娴书法艺术解析第五、六章》第55页。

【14】俞律主编《萧娴研究·萧娴对中国书法的贡献》第14页。

【15】俞律主编《萧娴研究·庖丁论书》第6-7页。  

【16】俞律主编《萧娴研究·书中有我,眼底无它》第48页。

【17】俞律主编《萧娴研究·庖丁论书》第6页。  

【18】俞律主编《萧娴研究·庖丁论书》第6页。

【19】俞律主编《萧娴研究·20世纪中国书坛的巨星—萧娴》第45页。


20】俞律主编《萧娴研究·萧娴书法艺术解析第五、六章》第66页。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四馆介绍|业界新闻|申请办展|联系我们
© 求雨山文化名人纪念馆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8022780号 您是本站的第 位来客
友情链接: 中国书法家协会 中国美术家协会 江苏省美术馆 江苏书法网 浦口区文化广电局


微信扫一扫